第041章 毁了她的,是她自己
书名:穿成反派大佬的心尖宠 作者:盛十九 本章字数:2273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07 21:31:34

可在小说里,即便如此,盛十九依然对陆修瑾不死心,一直在作妖的路上,所以到后来才惨死。

也因此,盛明悲痛欲绝,把矛头指向了陆修臣,但他根本不是陆修臣的对手,最后惨遭入狱。

而这一切,都是因盛十九而起。

想着,盛十九痛苦地闭上眼睛,良久才睁开,“爸……我不要什么公道……我只要你好好的。”

在小说里,盛明是唯一对盛十九好的人,穿越过来后,她也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盛明对她的疼爱。

而在她那个世界,她的父亲在她还没出生前便出轨,甚至暴打在孕期的妻子,后来她出生后,因为她是女孩而不屑看她一眼,最后终于跟她母亲离了婚。

她从未见过父亲,未感受过丝毫的父爱。

而盛明给了她一直以来就渴盼的父爱。

虽然她跟他相处不过才一个月,可是她却真的把他当成了自己的父亲。

她不能因为自己而连累盛明遭受打击。

“爸会好好的,你放心,我做事有分寸,既然陆修瑾不把我们放在眼里,我们也无需给陆氏脸面。”

盛十九急忙摇头,脸上的表情认真,“真的,爸,我不要你为我做什么,我已经长大了,这些事情我自己会处理好的。”

盛明不可思议地看着她,按照盛十九以往的性子,又怎么可能会咽的下这口气,势必会找梁筱媛算账,或者让他跟陆家讨回公道。

“宝贝女儿,你不会瞒着爸爸做傻事吧?”

“不会的,”盛十九抿了抿唇,“我答应你,以后都不会再闯祸,我要保护你,不会让你因为我而受到伤害,但是爸,你也得答应我,不许插手这次的事情,让我自己来好么?”

许是她脸上的表情过于认真恳切,盛明不由得怔怔地点了点头,“好,但是若你需要爸爸出面的,一定要告诉爸爸,我不准你受了委屈,你可是我捧在手心里的女儿啊。”

盛十九的唇角微扯了扯,向来灵动的双眸黯淡无光,即便真的改变不了结局,她也要赌一把。

即便是输了,最起码不留遗憾。

……

陆家别墅

陆修臣驱车驶入院内,随即停下下了车,管家便急忙走了上前,“大少爷,你总算回来了,老爷子动了好大的怒,夫人都劝不住。”

陆修臣挑了挑眉,随即踏入别墅内,下一秒便听到花瓶碎落在地上的声音。

陆老爷子的声音听起来怒不可遏,“我看你们就是想要气死我!”

宋俐云在一旁沙发上坐着掩面哭泣,而陆修瑾坐在另外一边,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。

陆修臣走上前,唇角掠过一抹邪气的弧度,凉凉地说道,“这不是还没死么?”

闻言,陆成恩转过身看着他,本就熊熊燃烧着的怒火顿时燎得越发浓郁,随手便抄起桌上的茶壶扔了过去。

陆修臣眼疾手快地躲过,脸上的表情云淡风轻,似乎对这样的场面已经司空见惯。

陆成恩颤抖着双手指了指在场的三人,“一个个的,就没让我省过心,先前陆修臣得罪了梁氏,如今你陆修瑾竟然差点杀了盛小姐,若他们联手,你们吃得起吗?你们是不是非要陆氏集团垮了才甘心?”

说着,他怒目瞪着陆修瑾,“还有,你若再跟那梁筱媛纠缠,就去海外分公司!”

闻言,宋俐云顿时慌了,“老爷子,你可不能这样啊,修瑾只是一时糊涂罢了。”

陆修瑾站起身,瞥了眼陆成恩青筋暴起的样子,眼神冷冽,“在这之前,你还是顾着点自己,别爆血管了。”

语毕,他转身大步走了出去,不一会儿,别墅外便传来汽车引擎的声音。

陆成恩越发气极,指着宋俐云怒道,“你看看你教的好儿子!”

宋俐云急忙安抚着,“你可别气坏了身子,年轻人嘛,总有冲动犯错的时候,依修瑾的悟性,我相信他肯定能想明白的。”

陆成恩冷哼出声,总算消气了些,“最好是!”

说着,他看向陆修臣,声音透着不悦,“你来做什么?”

陆修臣的眸底闪过一抹黯然,“你是忘了自己的承诺了?”

陆成恩微愣了愣,“我给你承诺什么了?”

陆修臣的唇角掠过一抹苦涩的弧度,一个月前,他便请求陆成恩,在他母亲的忌日那天,跟他一起去墓园祭拜。

而他在欧洲马不停蹄地处理完事情,急急忙忙地赶回来,便是因为,今日是他母亲的忌日。

实际上,这些年以来,他一直都有恳求,他知道,母亲直到死,都还在惦念着陆成恩,想听他一番解释,哪怕是狡辩,欺骗。

只是陆成恩从未答应。

这一次,他破天荒地答应了。

而如今,竟然忘却得一干二净?

瞥见他眸内的黯淡,陆成恩似是终于想了起来,随即说道,“罢了,去不去的又有什么要紧?你替我给她买一束她喜欢的百合便是。”

陆修臣眉宇间泛着一层浓郁的冰霜,他定定地看着陆成恩,“怎么?你是不敢么?”

闻言,陆成恩好不容易压制住的怒火又涌了上来,“我有什么不敢的?”

“你亏欠了她这么多年,毁了她的一生,如今,没有脸面对她吧?”

陆修臣站起身,声音冷冽到了极致,“还是说,在你心里,她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!”

一旁的宋俐云冷哼出声,“不然呢?能有多紧要?”

“你闭嘴!”陆修臣深邃的双眸泛着危险的光芒,修长的身躯透着浓郁的暴戾气息。

陆成恩深吸了一口气,“她说得对,再说了,毁了她一生的人,是你,是她自己!如果她不是执意生下你,又何至于此?!说到底,毁了她的,是她自己!怪不得别人!”

闻言,陆修臣的身体僵住,顿觉有一股酸涩和痛楚在体内无限地蔓延,以至于他疼痛得几乎要窒息,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见状,宋俐云的嘴角扬起一抹得意的笑容。

良久,陆修臣深吸了一口气,随即转过身大步走出了别墅。

驱车驶离别墅区,迈巴赫漫无目的地行驶在马路上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